人物志

點閱:1

其他題名:人物志

作者:(三國)劉邵著;劉國建註譯

出版年:2006[民95]

出版社:長春出版社

出版地:長春市

集叢名:《識人三經》.之一

格式:EPUB

ISBN:978-7-80664-261-0 ; 7-80664-261-7

附註:簡體字版


中國數千年輝煌燦爛的文明史,就是人的智力不斷提高、智慧不斷擴充的歷史,是一部人才發展史。可以說,人才的選拔和使用,是一個亙古不朽的話題。歷史上有作為的政治家和有識之士都明白,得人才者得天下,失人才者失天下。《尚書》中說:“知人則哲,能官人。”《周書》中說:“安危在出令,存亡在所用。”《呂氏春秋》說:“得賢人,國無不安,名無不榮;失賢人,國無不危,名無不辱。”唐太宗李世民說:“致安之本,惟在得人。”明太祖朱元璋說:“賢才,國之寶也。”所以,古人十分重視人才,講究用人之道,並在實踐的基礎上,不斷總結和概括用人方略,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人才學理論。
歷史上的人才學思想非常豐富,從用人制度(禪讓、養士、九品中正制、察舉、科舉)到用人方法,從用人原則到用人藝術,從用人之道到用人之忌,從用人的成功經驗到用人的種種失誤,從對人才的“月旦”(品評)到人才學著述,無不凝聚著古今一貫的人生經驗,無不閃耀著聖賢哲人的智慧之光,這是一筆豐富寶貴的古代文化遺產。
如何用人,這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門藝術。而用人的基礎或前提則是識人、知人,或曰觀人、察人。宋代陸九淵說:“事之至難,莫如知人;事之至大,亦莫如知人。誠能知人,則天下無余事矣。”人才難得,關鍵在於難知。如果能知人,則得人也就不難了。所以自古以來,用人難,知人更難。
那麽,如何去識人,去知人,去發現人才呢?在這個問題上,古人為我們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古老的“六戚”(父、母、兄、弟、妻、子)觀人法;
——《大戴禮記·文王官人篇》中提出的“六征”觀人法:觀誠、考誌、視中、觀色、觀隱、揆德;
——《史記·魏世家》中魏文侯大臣李克提出的五條標準:居視其所親,富視其所與,達視其所舉,窮視其所不為,貧視其所不取;
——劉劭《人物誌》中提出的“八觀”、“九征”觀人法:“八觀”:觀其奪救,以明間雜;觀其感變,以審常度;觀其誌質,以知其名;觀其所由,以辨依似;觀其愛敬,以知通塞;觀其情機,以辨恕惑;觀其所短,以知所長;觀其聰明,以知所達。“九征”:神,精,筋,骨,氣,色,儀,容,言;
——諸葛亮提出的鑒別人才的七種方法:問之以是非,而觀其誌;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咨之以計謀,而觀其識;告之以患難,而觀其勇;醉之以酒,而觀其性;臨之以利,而觀其廉;期之以事,而觀其信。
中國的古籍浩如煙海,記載識人用人思想和方法,趣聞和軼事的文獻十分豐富,可以說遍及經、史、子、集,見諸儒、道、法、墨、名各家。發掘、整理、研究和批判地吸收繼承這份寶貴的遺產,對於今天識別和選拔、培養和使用人才,具有重要的借鑒作用和參考價值。為此,我們圍繞如何識別和觀察人才這個核心,從古代典籍中精選了《人物誌》、《長短經》、《觀人學》三種,加以整理,名之為《識人三經》,奉獻給讀者。
《人物誌》,為劉劭所著。劉劭,字孔才。三國時期著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在文學方面也有一定成就。《人物誌》是我國第一部人才學專著,是一部以唯物主義的元氣一元論為基礎,以陰陽五行的樸素辯證思想為指導,將人才學、心理學、倫理學和政治學融於一體的科學論著,可以說,它奠定了中國人才學的基本理論框架。
《人物誌》融諸家學說,集道德、仁義、才能、功利諸觀點,融會貫通,用來品評人物,物色人才。
《人物誌》以人君為核心,以各類人才為主導,將不同人才的生理、心理、個性、才能、政治風格和道德修養等,巧妙地統一起來,形成了一件多維結構的理論珍品,構思精巧,表達精美。
《長短經》,唐人趙蕤著。趙蕤操行高尚,屢召不仕。潛心研讀,學問博大,桃李滿天下。唐代一大批著名的文臣武將即出自於趙蕤的門下。如果說兵家謀略側重於軍事(以《孫子兵法》為代表),法家謀略側重於政治(以《韓非子》為代表),縱橫家謀略側重於外交(以《鬼谷子》為代表)的話,那麽趙蕤的《長短經》則集前代謀略思想的大成,全方位闡發了中國古代的謀略思想。他以歷史學家的博大,政治家的敏銳和謀略家的睿智,結合活生生的歷史事實,分六十多個標題,淋漓盡致地總結了歷史經驗,同時升華出深邃的謀略思想,令人體味無窮。
歷代政治家和思想家都把正確識人用人當作為政之首,趙蕤亦不例外。他以較大篇幅論述各種人才的特點及其劃分標準,識別人才的方法,以及如何駕馭、使用人才等核心問題。其涉獵的領域極為廣泛,或君禦臣,或臣事君,或上禦下,或下事上;大到政治、軍事、外交,小到人際交往、人倫綱常;或通過人心看時勢,或通過世事看人心;或通過容色舉止看人心;或透過人心看舉止,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從這個意義上說,把《長短經》稱作我國古代第一部人才學專著,並不是浮誇之語。我們這裏選取了集中論述識人用人的章節加以註譯,以饗讀者。《長短經》的註文是趙蕤本人所著。或疏通文字,或闡發文義,或鋪陳資料,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和史料價值,我們均予以保留,供讀者作參考。但由於篇幅的限制,註文部分只作簡註,不作翻譯。
《長短經》底本采自《四庫全書》,另以《讀畫齋叢書》本及其它較早的版本作參校本,擇善而從。限於篇幅,不出校記。
《觀人學》,為邵祖平所著。邵祖平,字潭秋,江西南昌人,民國時期學者,與國學大師章炳麟交情深厚,曾執教於浙江大學,一生致力於國學研究,精通典籍,治學嚴謹。本書就是其於浙江大學期間寫成的。初版於1931年。
《觀人學》甄采古籍,旁征博引,思接千載,全書征引經、史、子、集百余種,涉及儒、道、法、名諸家學說,條分縷析,持論平正,內容博大精深,行文汪洋恣肆。
《觀人學》回顧了觀人學理論與實踐的形成與發展,論述了這一理論對社會對國家的實用價值,所用大量例證,均出於典籍或信史。可以說,它是我國古代人才學研究的集大成者,也是我國第一部系統研究觀人學的著作。
本書采用的體例是原文、註釋和譯文三部分。對原文,特別是對《觀人學》的原文做了大量的校訂工作,改正了許多錯訛之處;註釋力求準確;譯文力求明白曉暢。
 
 

  • 封面(p.cover.xhtml)
  • 目錄(p.TOC.xhtml)
  • 版權頁(p.Copyright.xhtml)
  • 前言(p.preface1.xhtml)
  • 《人物志》序 阮逸 撰(p.preface2.xhtml)
  • 《人物志》自序【魏】刘邵 撰(p.preface3.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