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干預市場日深

發表時間:2021-10-12 點閱:1434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Eric Prouzet on Unsplash
 
 
人民幣國際化之路更崎嶇

 
人民幣邁向國際的基本障礙依然沒變;而且北京干預市場和金融體系的程度超越以往,國際化之路勢必更加崎嶇。

這十幾年來,中國為了強化自己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地位,一直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北京希望打破它口中的「美元霸權」,阻止美元繼續主導國際金融。

但這並不容易。

美元目前不但同時是儲備貨幣、貿易結算、融資的主流貨幣,地位還相當穩定。

例如美元在各國央行外匯總儲備的比例,雖然因為美國政治動盪的關係,在2020年第4季降至25年來的最低點,但實際數字依然高達59%;相較之下,人民幣所占的比例只有2%。


中美戰場延伸至金融界

 
美元無可動搖的地位,使美國在國際金融支付體系中擁有巨大影響力,也使俄羅斯、伊朗、中國等國相當懊惱。2018年12月,加拿大政府在美國的要求下,逮捕了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財務長孟晚舟,理由是她涉嫌銀行與匯款詐欺,由於伊朗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制裁的對象,她卻讓銀行誤以為華為與伊朗沒有業務往來。

孟晚舟被捕,代表美中貿易戰與科技戰大幅升級,戰場已經延伸到金融界。

中國共產黨在那之後就加快腳步,設法讓經濟脫離美元的牽制。北京為了預防華府祭出懲罰性經濟制裁,開始推廣數位人民幣(DCEP),希望讓更多人在跨境支付中使用這種法定貨幣。

理論上,數位人民幣可以讓中國繞過美國既有的金融體系,愛跟誰做交易就跟誰做交易,不必擔心美國的干預。

雖然數位人民幣才剛起步,但人民幣早在很久之前就設法國際化。

中國從2007年以來,就開始打造離岸人民幣市場,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教授黎麟祥稱之為「一國兩市」,可以既嚴格控管境內的貨幣兌換,同時又讓人民幣在香港、倫敦、新加坡等離岸市場完全自由交易。

但是即使這些城市目前都已經成為人民幣離岸交易以及發行人民幣債券的中心,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影響卻依然有限,因為中國既拒絕人民幣匯率浮動,又拒絕公開資本帳。


 
中國正逐漸左傾

 
不過,外匯管制與資本管制都不是人民幣國際化真正的阻礙,雖然它們都對貨幣國際化不利,但遲早都會逐漸放鬆。人民幣國際化真正的問題,是中國在堅貞信奉共產主義的習近平獨裁統治下,正逐漸左傾。

如今習近平會重新提到過去毛澤東所說的「共同富裕」不是沒有道理,因為中國在改革開放33年之後,已經成為全球最不平等的社會之一,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資料指出,金字塔頂端1%的富人在20年前控制全中國21%的財富,現在這個數字已經增加到31%。

但習近平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卻大幅仰賴直接干預私人企業跟金融市場,例如禁止螞蟻集團IPO,並且在滴滴出行背著監管機關在紐約證交所上市後,對滴滴祭出懲罰等等。

雖然習近平政府做出這些事情並不意外,但還是會讓全球金融體系對人民幣更沒信心。

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問題是,北京一方面想要把中國的金融體系控制得更緊,另一方面,又希望人民幣在全球獲得更大影響力。

這兩個目標本身彼此衝突。光靠錢多無法成為全球金融大國,還得加上金融開放才行。

如果華府當初堅持控制美元匯率、嚴加管制資本、任意干預金融市場,美元就不會擁有現在的無上地位。

當然,許多中國學者、官員、商人都相當理解這點。

在習近平成為領導人之前,知情的金融觀察家對人民幣國際化信心滿滿;分析師經常具體預測中國會在某個時間點,例如2020或2025年公開資本帳,很多人都認為,中國遲早會降低控管國內金融體系的力道,因為放鬆管制可以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和地緣政治優勢。


 
部分投行依然樂觀

 
但現在的分析師很少做出這類預測,只剩下某些投資銀行依然樂觀。例如摩根士丹利在2020年9月預測,人民幣會在10年之內成為全球第三大儲備貨幣,雖然人民幣目前在全球外匯儲備資產中的比例只有2%,但2030年將上升到5%至10%,超越日元和英鎊。

這家投資銀行認為,因為中國投入市場的投資組合將從2020年的1,500億美元,增加到2021年至2030年的2,000億至3,000億美元,提高人民幣在全球資產中的比例。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海外機構與海外個人持有的人民幣資產在2020年一年內增加了大約40%,達到8.98兆人民幣,相當於1.39兆美元。

這段時間內,人民幣在各國央行儲備的比例也上升了14.8%,達到2.25%。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奚君羊在8月對中共直屬的媒體《環球時報》表示,北京可能會利用上海證券交易所(上交所)與倫敦證券交易所(倫交所)之間的「滬倫通」機制,鼓勵外資進入中國資本市場,「未來也可能會讓上海連通東京證交所和新加坡證交所。」

那些依然看多中國的大型投資機構當然會喜歡這樣的消息,例如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 Rock),以及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創始人兼董事長之一雷˙達里歐(Ray Dalio)對此都很有興趣,貝萊德8月30日開始透過中國的子公司,銷售它自己的共同基金:貝萊德中國新視野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打算要募80億人民幣,相當於12.4億美元;橋水的第2季財報則顯示,橋水在中國至少持有37家公司的股票,總價約12億美元。


 
公開資本帳仍有難度

 
不過其他人對中國的金融改革就沒這麼樂觀,香港科技大學的黎麟祥教授7月就曾在《南華早報》表示,「一個法治體系與權力制衡系統都不成熟的國家,很難讓其他國家信任它的貨幣。」

黎麟祥認為,到了2030年,人民幣在全球支付中的比例將從目前的1.5%至2%,增加至6%。

但如果要達成這個目標,北京「就得在這10年內大幅加速金融發展,以及公開它的資本帳」。

這實在不太可能,而且如果習近平一如預期再度連任(2022年至2027年),他可能就會進一步加強管制中國經濟與中國的金融市場,同時建立人民幣跨境支付的其他替代管道。

中共一直擔心資金外流,很難想像他們會放鬆資本流動的管制。

這些資訊都顯示,人民幣短期內不太可能挑戰美元,它光是要能夠挑戰日元或英鎊,就得先跨出一大步了。

►►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42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