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喜歡超級英雄,還有這個好處

發表時間:2021-06-02 點閱:4577
Responsive image


心理學者已證明,人處於高壓情況時,首先會自問兩個問題:面對這個情況我需要做什麼,我有足夠的個人資源應付我需要做的事情嗎?如果我們快速審視情況後的結論是,我們缺乏處理事情所需的資源,就會將壓力源判定為威脅。另一方面,若我們評估情況後,判斷自已有能力妥善應付,就會視之為挑戰。我們選擇以何種方式自我對話,對內在聲音有絕對的影響。不意外的是,以愈有建設性的框架看待挑戰,結果愈正面。
       
研究顯示,抽離式的自我對話能引導我們以挑戰導向思考壓力情境,告訴自己「你做得到」,而不是把當下的處境視為災難。在一項研究中,我們請參與者用沉浸式(以我為中心)或抽離式(轉換觀點)的自我對話,寫下他們對壓力事件最深刻的思考和感受。文章中透露出最多挑戰導向思維的參與者中,七五%來自抽離式自我對話組。相對的,文章中透露出最多威脅導向思維的參與者,六七%來自沉浸式自我對話組,形成強烈對比。
 
某位沉浸組參與者寫道:我擔心搞砸面試,得不到工作。而我總是會搞砸。我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總是非常緊張。我陷入緊張,導致面試表現不好,又導致我更緊張,陷入負面循環。即使拿到工作,我想我還是會害怕面試。
 
另一方面,抽離組的內在聲音則明顯不同。一名參與者思索他在約會前的不安時寫道,亞倫,你得慢下來。這是約會,誰都會緊張。天呀,你幹嘛那樣說?你得退一步。拜託老兄,鎮定一點。你可以的。
       
如果抽離式自我對話能幫助成人,我們自然會猜想是否也能幫助孩童。身為家長最大的任務之一,就是教導孩子如何在面對困難但重要的情境時堅持下去,例如幫助他們找到讀書方法。心理學家卡爾森(Stephanie Carlson)和懷特(Rachel White)思考這個問題時,發現了蝙蝠俠效應(Batman Effect)。
       
他們在一項實驗中,請一組小朋友假裝自己是超級英雄,同時交給他們一個很無聊的工作,模擬小朋友必須完成繁瑣的回家作業的經驗。實驗者請孩子們扮演他們挑選的角色,然後用這個角色的名字問自己,自己在這項工作上表現如何。例如,一名小女孩假裝自己是愛探險的朵拉(Dora the Explorer),實驗者請她自問:「朵拉有努力工作嗎?」卡爾森和懷特發現,以角色稱呼自己、與自己對話的孩子,比起以一般方式使用「我」來思索自身經驗的孩子,在執行任務時能夠堅持更久。
       
這些發現全都凸顯,只是稍微轉換我們內省時的自稱,就能影響我們在各種領域中控制自我對話的能力。



►本文摘錄自《強大內心的自我對話習慣:緊張下維持專注, 混亂中清楚思考, 身陷困難不被負面情緒拖垮, 任何時刻都發揮高水準表現